你的位置: 主页 > 正版挂牌 >

【扩散】免费参观!大连的这个画展值得一去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      

  神奇网,此次展览是“东方艺术大家”石虎先生古稀之年的一次独具匠心的展览,50余幅展品,均由石虎精心挑拣,囊括布彩、重彩、水墨等品类,创作时间跨越30余年,从中可见其几十年间在艺术道路上的不停探索和孜孜以求。

  石虎1942年出生于河北太行山下,1958年进入北京工艺美术学校,1960年入浙江美术学院,毕业以后,还经历了6年军旅生涯。这位被美国人称为“画家中的画家”、“中国的毕加索”的大画家,在1978年曾远赴非洲13国写生访问,旅游画作结集《非洲写生》一书,蜚声画坛,至1982年,石虎在南京博物院举行第一次个展,成为轰动一时的盛事。

  石虎独特的意写画风格,足以开宗立派,成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画坛创新的代表人物之一,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一席。1995年的代表作《玄腾图》,以重彩表现了中国人近代救亡图存的历史,辉煌无比,被海外华人高价收藏,创此前中国画最高成交价。李光耀、萨马兰奇等众多国际要人收藏了他的画作。

  石虎是一位兼有功力和修养的艺术家。早在北京工艺美术学校,石虎产生对绘画质材、工具的兴趣,也兼顾中西地学习了素描、线描,写实、写意,水墨、重彩等画法,既获得各种艺术技巧,又在艺术品位上打下良好的基础。

  石虎曾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工作多年,能近水楼台地阅览中外图书、画集,从中广泛吸取养料。石虎是最本质意义上的东方艺术家。他早年间曾受西方现代主义影响,有着极其深厚的西画功底,但在艺术创作上却一直特立独行地坚持回归中国画的本源。“我学雕刻出身,辗转求学,十七岁就明志。 从1960年我的第一件作品在北京展览到现在,已经过了半个世纪”。

  石虎的创作履历从欧洲,而美洲,而非洲,而东南亚,现在又回归故里……一路走来,丰富的阅历和沉淀使他的眼光更为开阔,心态更为平和,在各种各样的比较和鉴别中,他充分认识到了中华文化的宏伟博大和精妙细微。

  石虎的作品在视觉构成上以线和色彩为核心。他重彩的视觉特征,与既定的彩墨画截然不同,也与西方的油画乃至日益综合化的油画趣味迥异。

  大型公益画展“布彩经纶石虎画展” 将持续一个月,免费参观。

  大师石虎抵连,闻者雀跃。9月7日下午,布展间隙,假万和祥茶文化空间一隅,记者得以亲聆老先生教诲,受益匪浅。在此与广大读者分享一二。

  老先生七十有七,神采奕奕,目光里满是睿智、欢喜和慈爱。发式和着装极具风格又那么熨帖,俨然是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说起自己的艺术道路,哪怕几十年前,他也宛如历历在目,条理分明,全无半点闪烁和浮躁。谈话的后来,记者才明白,这源于他的生活状态。

  在老先生早年丰富的经历中,使人颇感兴趣的,是他在从浙江美术学院毕业以后,又经历了6年军旅生涯。老先生说:“怎么回事呢?当时我已经在北京工艺美术学校当了教师,满怀理想,参加了几个展览,造成了点轰动,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,上头突然让我去当兵,一检查,还样样合格,去吧。这等于无形中有个力量在后边推我,后来我才知道,是部队上早就看中我了。那时候的部队真是磨练人,各种防洪救灾大比武,都赶上了。”

  对于那段军旅生涯对自己的影响,石虎坦言: “那是我这辈子过得宝贵的一段沐风栉雨的生活,对我的性格成长和艺术创作都有影响,因为一个人唯一不能背叛的,就是自己的青春——青春岁月是最富有激情,最真挚的时光,那段时光里的经历最刻骨铭心。 ”

  石虎的画作里,既有着浓郁的东方艺术的底蕴,又有着极强的现代主义的烙印,还可见非洲艺术符号的影子。而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他随文化使团在非洲写生三个月的经历,对他的艺术创作可谓影响巨大。

  石虎先生告诉记者,那三个月里,多半是随团在非洲国家的文化部门、包括文化官员家里访问,一小部分时间到民间考察写生。在那样一个年代,非洲人民生活的原始,与国内曾经经历过的生活,在艺术家内心构成了强烈反差。

  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非洲那些政府官员家里,都摆放着许多艺术品。其实在到访非洲之前,使团还先在法国巴黎逗留了一周时间,参观了卢浮宫和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这样的艺术机构,为的是做点艺术功课。

  石虎告诉记者,其实在艺术层面上,非洲当时已经相当前卫,突尼斯文化官员说,“我们美协只接受现代主义艺术家”。“实际上那几个月,我的脑子转的速度是平常的很多倍。”石虎说。也正是这段出访、写生经历,促使了他在艺术道路上的自觉,也才有了今天的石虎。

  2000年夏,大连首届艺术博览会亮相星海广场。记者当时初入新闻界,犹记当时作为领军人物的石虎先生,以怎样的姿态和艺术风范,为滨城艺术界带来振聋发聩般的激荡。

  石虎先生告诉记者:大连首届艺术博览会,是他参加的最后一个同类活动。为什么呢?“因为我已经连续参加了8个艺博会,感觉太多了。”

 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石虎对类似邀请展、提名展一概拒绝,也谢绝了许多同行的展事邀请,“你去了这个,不去那个,就不好,所以就都不去”。

  目前的石虎先生,隐居在广东省北部的大山里,每天与农夫过一样的生活,并且已不再使用手机。与当地农民见面了,大家也仅仅是简单地打个招呼、谈谈天。“我跟当地农民的生活,不一样的地方只在于他们是种田的,我是画画的。”说起抛弃手机,石虎说:“人最宝贵的是内心世界的宁静,在宁静中你才能抓住创作的冲动。”

  他认为艺术家的成功,并不在于市场价值,而在于对于艺术的创生性的贡献。所以当他的书法作品接收到了负面的评价的时候,他感到了欣喜,因为“他有反馈,是不同的思想在交锋”。

  对于艺术创作,石虎说:“艺术家最宝贵的莫过于‘朴野’二字。‘野’是野性、血性,没有野性,你无法突破、创新;‘朴’是朴素,是纯真,是善,没有‘朴’,你的创作没有意义。”

  我是公益人潘江雪,如何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从“能上学”到“学得好”,问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