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主页 > 正版挂牌 >

在日本的中国书画国宝究竟有多少?这次特展国

更新时间:2019-06-07      

  ”展览最近又炸出大鱼,感觉这个展览的展陈质量已经超过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了,日本可真会吊人胃口。

  该画南宋时归内府收藏,入元、明,经柯九思、张霆发诸家递藏,康熙年间藏河南商丘宋荦家,乾隆时入清宫。是流传有序的传世名迹。此后二百年平安无事,知道辛亥革命之后,末代皇帝溥仪以赏赐的方式将《五马图》盗运出宫。

  张伯驹先生在《春游琐谈》中写到,溥仪在天津日本租界张园居住时,日本人以两万日金得到宋梁楷卷。这件事由当时的陈宝琛经手。事成之后,日本某侯爵又想以日金四万得李公麟的《五马图》卷,献给日本天皇。这时,溥仪愿以40件书画售日金40万,而《五马图》则不索价,献给日本天皇。

  智永和尚在书法史上很有名,不独是因为唐太宗从他手中骗走兰亭序的段子。初唐虞世南更是他的入室弟子。他传“永字八法”,为后代楷书立下典范。所临《真草千字文》八百多份,广为分发,影响远及日本。即使现在,依然是书法学习的经典教材。

  如今这八百本千字文中,就只剩下小川为次郎旧藏的这一本了。关于此本真伪,历来有很多说法。

  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是名扬千古的剧迹,元代时曾归大书法家鲜于枢收藏,他在题跋中说这件作品为天下第二行书。

  怀素学书以勤奋著名,曾游历京师,得以向颜真卿这样的高手请教。大历十二年(公元777年),怀素摘录部分赠诗和序,写成《自叙帖》此卷。

  怀素千字文有多种,而以“小字贞元本”为最佳,又称《千金帖》,绢本,八十四行,一零四五字。写《小草千字文》时怀素已年过六旬,是其署款最晚的作品。此本为台湾林氏兰干山馆收藏,并寄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  作为王羲之作品比较高明的摹本,《妹至帖》一直处于被秘藏的状态,直到1973年,日本五岛美术馆“昭和兰亭纪念展”上才首次公开于世。

  2013年,日本民间新发现一件王羲之墨迹的唐摹本,此事被当时的媒体广泛报道。

  神奇的是,有中国书友将1973年发现的《妹至帖》与2013年发现的《大报帖》图片拼合在一起,竟然发现毫无违和感。看来这原本也是一个整体。时至今日,还能合二为一,真是幸运。

  东晋时期的人很不容易,经常生病。目前传世王献之两种墨迹的摹本,一个是正在上博展出的《鸭头丸帖》,一个是马上要在东博展出的《地黄汤帖》。巧合的是,这两种帖名,都是一味中药。

  《地黄汤帖》为唐人摹本,是很规范的行书作品。其笔法方圆兼备,短小的笔画多圆曲,顾盼有情,俯仰生姿,得献之笔意。全篇书风柔韧兼备,沉着轩昂,一气呵成。

  《神仙起居法》是杨凝式七十六岁时的作品,内容应该是当时比较流行的保健口诀。书法看似似随意点画,不假思索,但如徐邦达先生所讲,尽合草法。比晚唐某些自创的草法高明很多。

  本件原为完整的第六卷,包括“规箴”“捷悟”“夙慧”“豪爽”四门,明治时代被分割为四段分别收藏。本件相当于其中的“豪爽”门,而“规箴”后半与“捷悟”全文现藏于京都国立博物馆。

  这件作品为日本天台宗的开山祖师最澄(767-822)的书信,收信人是最澄的得意门生,正在京都高雄山寺(现在的神护寺)空海处修行的泰范。本件是现存最澄唯一的亲笔信。根据信的开头语“久隔清音”(很久没有通信),故又称为《久隔帖》。

  本卷是弘法大师空海(774—835)所撰写的中国唐代义净译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的“开题”,为空海亲笔所书。

  经查,这个卷子目前分成好几个部分,分别藏在京都国立博物馆,奈良国立博物馆,和福冈市立美术馆等。

  据《旧唐书》中的记载,王勃文集有“王勃集三十卷”,但是其集早已失散,仅有清代蒋清翊所整理的《王子安集注》等后世辑本为人所知。但是传至日本的《王勃集》的残卷,可以弥补通行本的缺失。

  奈良国立博物馆所藏的《紫纸金字金光明最胜王经》,据传本来是安置在备后国(今广岛县)的国分寺,十卷完整地保存下来,其金字至今依然灿烂发光与紫纸相互辉映,充满着气韵与品格,为天平时代写经的绝品。

  这卷写经据传为圣武天皇所书,不过没有定论。此写经纸张极其考究,不过与敦煌皇家写经每行十七个字的格式不同,本卷一行只抄写十一到十四字,字形较大且笔线具有量感,端正而充满气魄。

  这件作品是苏轼在宋神宗元祐八年(公元1093年)58岁时书。清高士奇《江村销夏录》著录。后有蔡松年、施宜生、刘沂、高衍及张弼、高士奇、沈德潜等明、清人跋。

  《经伏波神祠诗卷》,为黄庭坚于徽宗建中靖国元年(1101年)书,时年五十七。纸本,共四十六行,全卷长820.6公分,宽33.6公分。曾经宋龚敦颐(字养正)、明沈周、项元汴、清成亲王、刘墉、近代叶恭绰、谭敬等人递藏,后归张大千收藏。

  《草书四帖》(实为五帖),为米元章草书的代表作品,而至少在康熙年间,还有九个帖子,当时商家为了利润,将原帖拆开出售,后来内府先后只收入七帖。民国期间,《草书四帖》流散出宫,传入日本,现归大阪市立美术馆藏。

  《玄妙观重修三门记》为元代牟巘撰文、大德七年(公元1303年)赵孟頫书并篆额。纸本,楷书,纵38.5厘米,横283.8厘米。

  以前以为《多宝塔碑》是颜线岁时候所书,不过,《郭虚己墓志铭》的出土改变了这个情况。此碑是颜线岁时所写,为目前所见最早。

  李成的画传世极少,在米芾所在的北宋,已经是赝品横行了,导致米“欲作无李论”。据宋《宣和画谱》载,当时内府藏有李成“《读碑窠石图》二”。此图碑侧上方小楷书款一行:“王晓人物,李成树石” 八字。

  郭忠恕是五代末期到宋初的画家,尤其以界画出名,这幅《明皇避暑宫》也不例外。不过这幅画的作品可能到不了宋初,台北故宫有一件与它相似的双胞作品,貌似是元人所作。

  艺术需要热闹,更需要寂寞,一种忘我的寂寞。心中常备一蒲团,时常独坐一会儿,悠远悠远。